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 片羽之蝶(一)


  「石切丸,我有話跟你說。」

  難得性急的歌仙一邊推開紙門一邊說話,石切丸轉頭望去,就見他跪坐在房門口,表情和坐姿一樣嚴肅。

  「我以為你會想要補眠。」

  「短刀們都還在睡,但我輾轉反側,覺得應該及早找你商量這件事。」歌仙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兩枚黑眼圈被白皙的膚色襯得相當明顯。

  「請進來吧。」石切丸嘆了口氣。「會讓你睡不著而且決定找我商量的,想必不是什麼好事。」

  歌仙點點頭,儀態端正地挪身坐進室內;石切丸這才看到他帶了一個保溫壺。

  「請拿你的杯子來。」

  石切丸依言從櫃子裡拿出自己的茶杯交給歌仙;歌仙轉開保溫壺,分別在壺蓋和茶杯裡啵都啵嘟地注入溢散出甜香的棕色液體。

  上午一向提不起精神的石切丸即使早起也還是反應遲鈍,他坐在歌仙面前,微帶茫然地看著對方髮間因低頭而露出的紅色蝴蝶結。

  「熱可可。」冒著白煙的茶杯被推向石切丸。「雖然欠缺風雅,但能讓你精神好一點。」

  「真是周到。」石切丸拿起茶杯,視線還是無法從歌仙的頭上移開。

  「那麼進入正題。」歌仙沒有意識到談話對象的目光偏高,慎重地開口:「是昨天晚上講百物語時發生的事……」


     ◇     ◇     ◇     ◇     ◇

 
 
  前一天晚上並沒有安排夜戰和遠征,本丸裡比平常熱鬧許多;短刀們在飯後拿著一堆蠟燭跑到大廣間,說要試試看百物語。 
 
  「百物語呢,就是點起一百支蠟燭,大家輪流講怪談,每講完一個故事就吹熄一支蠟燭。等到蠟燭全部熄滅,就會出現真正的妖怪。」鶴丸走在最後面,懷裡也抱著一堆蠟燭。「超讚的不是嗎?能想出這種試膽方式,江戶的武士真有創意。」 
 
  「一樣是一百,比起百物語,還不如試試百人一首。」歌仙皺起眉。 
 
  「本丸有結界,就算說了千物語萬物語也不會出現妖怪或幽靈,這只是無謂的浪費時間。」長谷部也不太想參加。 
 
  「若要說真正的妖怪,廣泛而言已經出現了不是嗎?而且很多。」青江斜躺在電視前,沒有要移動的樣子。 
 
  不擅或不喜歡交際的刀劍們原本就不常在大廣間現身,加上主事者是鶴丸,反對力量相當薄弱。 
 
  鶴丸笑瞇瞇地說:「恐懼也是一種強烈而甜美的情緒,人身難得,怎能不體驗一番?」他帶著短刀點起蠟燭圍成圈圈,很快就布置得有模有樣。 
 
  熄掉燈之後,歌仙一臉無奈地坐到小夜身邊,獅子王不知從哪聞風而至,三日月和鶯丸也慢吞吞地露臉,大家一起圍了上來。 
 
  「那麼由我先開始……」鶴丸興奮地拿起蠟燭。 
 
  結果一如預料。 
 
  刀劍們具備人形的時間不長,能接收外界資訊的管道也不多,能講的翻來覆去都是些老掉牙的鬼故事。 
 
  無耳芳一、牡丹燈籠、醜女阿岩、數盤子的阿菊、安達原鬼婆……長谷部只不過說了個少女陰魂不散糾纏新建宅邸的故事,其中嶄新的西洋風味就得到眾多喝采與掌聲;鶴丸一度想分享名為「櫻果之話」的怪談,但還沒說到重點就迫不及待比出手勢,立刻被歌仙摀住嘴巴拖到一邊。 
 
  本丸果然有結界保護,故事說到一半還踢翻了蠟燭,也沒出現什麼會被作祟的跡象。 
 
  不過短刀們倒是聽得挺害怕的。 
 
  有人害怕就有人因此興奮,輪到獅子王時,他壓低聲音,說了個「武士路遇懷抱幼兒的女子,把小孩和女人都斬了」的故事。 
 
  當他說到「隔天啊武士回去現場卻只看到石燈籠被切成兩半」時,從頭到尾都躺在一旁邊看無聲電視邊吃仙貝的青江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喂喂,那是我的故事吧?」 
 
  獅子王哼哼了兩聲:「自己講叫做回憶,別人講才叫故事啊。而且你又不參加。」 
 
  「那我也可以講獅子王退治鵺的故事嗎?」怪談知識相對貧乏的前田眼睛一亮,很有規矩地舉手。 
 
  「要講得英勇一點啊。」獅子王很大方。 
 
  「那我要講漁夫乘坐海龜去龍宮玩的故事!」同樣沒故事可講的浦島虎徹找到了突破口。 
 
  「不能講自己的故事啦!」 
 
  「去龍宮的不是我呀!」 
 
  「那我也要講螢火蟲修好受損刀刃的故事!」愛染國俊搶了下一棒。 
 
  「哈哈哈哈,那我也來講講稻禾大明神化身狐狸幫助刀匠鍛刀的故事吧。」 


 

     ◇     ◇     ◇     ◇     ◇

 
 
  「……」根本沒有任何怪談氣氛啊搞什麼。 
 
  聽歌仙說到這裡,石切丸目光渙散起來。 
 
  昨天鶴丸去找三日月和鶯丸參加百物語時,還特地叫石切丸不要靠近大廣間,理由是「神劍大人坐在旁邊,怪談的氣氛都不見了」。 
 
  石切丸本來也沒什麼興趣,就從善如流地留在茶屋裡喝茶看書,因此不太清楚百物語現場的情況,只隱約從隔牆傳來的聲響得知一眾刀劍們似乎為此熬夜熬得很晚。 
 
  沒想到實況比長谷部預期的還要無聊。 
 
  「……總之。」歌仙語氣一頓,試圖讓石切丸回神。「經歷過刀劍們互相描述他人傳說的對抗賽,大家慢慢都睏了,當五虎退講起有隻紅色貓咪被車撞死之後在街角作祟的故事時,青江就邊打呵欠邊溜走了,反正他沒加入──但是他一走,大家講的故事主角就變成了他。」 
 
  石切丸一愣:「他的故事不是講過了嗎?」 
 
  歌仙搖頭。「不是斬殺鬼母子那件事,是新的……短刀們大概想不出什麼故事吧,就把『怪事』當『怪談』來講了。」 
 
  拿起第三十九根蠟燭,今劍說「我看見青江吃蝴蝶,吃了很多隻」。 
 
  小夜則說「不是吃,是蝴蝶鑽進青江的嘴巴裡」,吹熄了第四十根蠟燭。 
 
  藥研接過第四十一根蠟燭。「我藉機看了青江的嘴巴,沒看到什麼吃進蝴蝶的痕跡,卻聞到很馥郁的花香。那天午餐明明吃咖哩。」 
 
  歌仙轉述後接著問道:「石切丸,你跟青江比較有話聊,有聽他說過是怎麼回事嗎?三個人都說青江裝傻,只會回答『哪有』、『看錯了吧』。」 
 
  石切丸背脊一凜,直覺感到不妙。仔細回想,他這幾天都沒有看到青江。 
 
  「青江吃蝴蝶是哪天的事?」他放下茶杯單膝立起,刷地撐起身子。 
 
  見他起身,歌仙連忙收妥保溫壺。「咖哩咖哩……是三天前。」 
 
  那天青江帶隊出陣,目標地點是江戶。隊員是今劍、小夜、藥研……三個人都做出了同樣的目擊證言。短刀之外的另外兩個隊員是鶯丸和太典太光世。 
 
  「鶯丸和大典太啊。」 
 
  石切丸在門廊上猛然止步,跟在他身後的歌仙一臉撞上他的背。 
 
  「怎麼了?」歌仙摸著鼻子問道。 
 
  石切丸望著廊外的天空,神情頗為苦惱。「我光是想著要找哪一個打聽,就想到有點胃痛……」 
 
  「直接問青江不就好了。」 
 
  「……要是他裝傻怎麼辦。」 
 
  歌仙輕輕拍了拍石切丸的手臂:「在神劍大人面前,他可是很坦率的。不然我幹嘛找你商量。」 
 
  「……是嗎……」 
 
  歌仙發誓他聽見神劍大人極為不雅地「呿」了一聲。他抬起眼,看見石切丸用著比剛才更加苦惱的眼神看向青江房間的方向。 



(待續)


评论
热度(105)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