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祕密 II


  「那我帶稿子回去了。」

  青江抱著石切丸交出來的原稿,嘴裡說著告辭,眼裡交雜著喜悅和不敢置信。

  這傢伙……這次居然只拖了兩天。青江懷抱著不管要花多少時間都必須監視石切丸完成工作的決心前來,沒想到一進門,石切丸就告訴他稿子已經寫好了。

  普天同慶啊,薄海歡騰啊,天都還沒黑呢。

  「嗯,快回去吧。」

  青江一拿到稿子就歸心似箭這件事,石切丸也算是習慣了。他送青江到門口,卻見他在玄關站著,一臉若有所思。

  「怎麼了?」石切丸問他。

  「好像有什麼事忘了說……」青江愣愣地自言自語。

  石切丸也不催促,兩手攏在袖子裡等他;半分鐘後,青江就放棄了,看起來有點沮喪。

  「算了,想不起來。」

  「下次想...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祕密



  在一場大火後,由西方引入防火觀念重新建造的現代街道──銀座煉瓦街,從貴到沒人租得起,到後來各式商家都來進駐,時至今日,已發展為東京首屈一指的商業地帶。

  是人住進房子,而不是房子來住人。經過數十年的變化,即使曾被視為文明開化的象徵,這條街道終究還是脫去了全然西化的外皮,染上在此來往的人們所習慣的和風色彩。

  銀座煉瓦街今天也是衣香鬢影,熱鬧非凡。

  「之前來的時候沒有那個暖簾吧?」

  歌仙盯著咖啡店門口的暖簾,表情明顯不太滿意。長相端正的年輕詩人不知為何只要一瞇起眼睛,看起來就變得很危險。

  「不是挺好的嗎?遮風又防塵。」宗三翹著右手小指,捏著隨咖啡一起送上的貯古齡糖。「離開時還可以在上面...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下)

 

一時興起寫的大正風味(只有風味喔)paro到此算一個段落,原本預計的小短篇變成這樣,也真是嚇了我一跳 ODO

從頭到尾只寫了兩個角色一個景,一開始是不小心的,後來變成刻意的,寫到後來想起聽演講時電視製片人說過:「獨角戲或獨幕戲最難拍,想想看要讓觀眾一直只看著這個人這個景,那個人得要有多大的魅力啊!」

欸嘿嘿幸好我是寫小說的 XDDDD
你看光忠沒領出場費也能回回都助攻多麼好啊!


那麼直接走連結,非常非常謝謝各位不吝閱讀 >///////<
微博長文由此去:(・ω´・ ) 

[長蜂] 失語

  一場險惡的夜戰讓長曾禰遭遇瀕臨斷刀的重傷。

  漫長的昏睡後,他在手入室醒來,坐在枕邊的歌仙告訴他,蜂須賀從昨晚開始就不能說話了。

  長曾禰皺眉。「不能說話是怎麼回事?昨天早上還好好的,後來不就帶浦島去遠征而已嗎?」

  「嗯……嚴格來說,是發不出聲音。」歌仙斟酌著用詞。「但檢查後一切正常,生理上沒受任何傷害;浦島也說和哥哥一起遠征很開心,採集到的資材還比平常多呢。」

  「那怎麼會……」

  歌仙也是一臉迷惑。

  「不知道呢。我們原先以為他又在鬧什麼彆扭。但宗三和青江一個捏他腰一個搔他腋下,他憋到臉都紅了也沒發出半點聲音,這可是裝不來的。後來連鶴丸也去嚇他,他只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長...

今天是CWT47場刊圖截稿日,總之先滑壘!
(28)是指截稿日每月二十八日,絕不是作家年紀 XD

寫點東西安安神吧,
自創角色溫馨小短篇,請走百度連結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SKUUpO
密码: zruh

一早起來被吞了兩篇(抓頭),
發一篇連結補檔也秒刪,
到底怎樣才能算是合理使用呢 (´゚д゚`)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中之二)


  青江瞬間就紅了臉。

  「我沒有。」

  「有。」

  「我才沒有!」

  「你有。」

  「我說沒有就沒有──」

  青江向後拉開距離,給了石切丸一記頭錘。

  石切丸痛呼一聲向後彈開,捂著額頭滾倒在榻榻米上。

  青江也揉著自己的額頭,強笑道:「哈哈!沒想到石切丸的弱點在這裡啊?阿基里斯的額頭?」

  「是你的頭太硬了……」

  石切丸邊說邊滾,滾到離青江一公尺遠才慢慢坐起身。原本就穿得隨便的和服因為滾了兩圈變得更加鬆垮;青江看得愣住,視線不受控制地順著他敞開的衣領,一路從胸膛下滑到腹部。

  「石切丸……」

  你衣服鬆開了。青江叫了他名字後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提醒他,於是咕嘟一聲硬是把下半句話吞回了肚子裡...

立起的領子只要有個角角遮到臉,
就會有種不良少年的感覺。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中)


  你知不知道我在向你求愛啊。

  那天石切丸在青江耳邊嘆氣,說完還親了他一口。

  接著是怎麼帶稿子回到雜誌社、怎麼校對排版送進印刷廠、怎麼回到自己家洗澡睡覺,青江全都想不起來。

  直到雜誌如期印出來了,一起加班的同事才告訴青江說,那天晚上帶著稿子回到雜誌社的青江君兩頰緋紅眼睛發亮,整個人看起來興奮異常,工作效率前所未有地高漲,同時卻又臉帶詭笑神態痴迷,導致整夜都沒有人敢跟他講上半句話。

  那次之後,石切丸仍然慣性拖稿,也還是喜歡賴著青江要他分享靈感。

  要不是臉上被親那一口的觸感千真萬確,加上當夜社裡同事證言歷歷,石切丸那渾若無事的態度差點要讓青江以為幾個月前的那件事是...

1 / 4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