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這兩天CWT48的無料小冊子!本來想弄單張就好,結果一路爆字,用了大綱文的寫法還是排不下一張紙,索性弄成八頁小冊子,也試著用了兩欄的排版法,覺得很有趣!

2017年底到2018年初做了很多跟小說無關的挑戰,忙到昏天黑地,幸好還有個CWT讓我想起了同人小說,果然還是寫喜歡的CP最開心了 XD 石青......石青他們好萌啊。長谷部也好萌啊 ヽ(●´∀`●)ノ


謝謝代理太太的幫忙,
兩本石青本都在淘寶上架了,
詳情請見廣告圖或直接戳進賣場:

8月既刊:今度にしよう
12月新刊:石切丸先生

預售到12月25日止,會按數量印製簡中橫排版本,
兩冊售價都是35RMB,預計1月中旬印好到貨。

不知道有沒有人已購買了非代理的既刊?
印象中在淘寶看到的價格還滿高的......
不嫌棄的話請留言點文,讓我補償你 Q v O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祕密 II


  「那我帶稿子回去了。」

  青江抱著石切丸交出來的原稿,嘴裡說著告辭,眼裡交雜著喜悅和不敢置信。

  這傢伙……這次居然只拖了兩天。青江懷抱著不管要花多少時間都必須監視石切丸完成工作的決心前來,沒想到一進門,石切丸就告訴他稿子已經寫好了。

  普天同慶啊,薄海歡騰啊,天都還沒黑呢。

  「嗯,快回去吧。」

  青江一拿到稿子就歸心似箭這件事,石切丸也算是習慣了。他送青江到門口,卻見他在玄關站著,一臉若有所思。

  「怎麼了?」石切丸問他。

  「好像有什麼事忘了說……」青江愣愣地自言自語。

  石切丸也不催促,兩手攏在袖子裡等他;半分鐘後,青江就放棄了,看起來有點沮喪。

  「算了,想不起來。」

  「下次想...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祕密



  在一場大火後,由西方引入防火觀念重新建造的現代街道──銀座煉瓦街,從貴到沒人租得起,到後來各式商家都來進駐,時至今日,已發展為東京首屈一指的商業地帶。

  是人住進房子,而不是房子來住人。經過數十年的變化,即使曾被視為文明開化的象徵,這條街道終究還是脫去了全然西化的外皮,染上在此來往的人們所習慣的和風色彩。

  銀座煉瓦街今天也是衣香鬢影,熱鬧非凡。

  「之前來的時候沒有那個暖簾吧?」

  歌仙盯著咖啡店門口的暖簾,表情明顯不太滿意。長相端正的年輕詩人不知為何只要一瞇起眼睛,看起來就變得很危險。

  「不是挺好的嗎?遮風又防塵。」宗三翹著右手小指,捏著隨咖啡一起送上的貯古齡糖。「離開時還可以在上面...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下)

 

一時興起寫的大正風味(只有風味喔)paro到此算一個段落,原本預計的小短篇變成這樣,也真是嚇了我一跳 ODO

從頭到尾只寫了兩個角色一個景,一開始是不小心的,後來變成刻意的,寫到後來想起聽演講時電視製片人說過:「獨角戲或獨幕戲最難拍,想想看要讓觀眾一直只看著這個人這個景,那個人得要有多大的魅力啊!」

欸嘿嘿幸好我是寫小說的 XDDDD
你看光忠沒領出場費也能回回都助攻多麼好啊!


那麼直接走連結,非常非常謝謝各位不吝閱讀 >///////<
微博長文由此去:(・ω´・ )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中之二)


  青江瞬間就紅了臉。

  「我沒有。」

  「有。」

  「我才沒有!」

  「你有。」

  「我說沒有就沒有──」

  青江向後拉開距離,給了石切丸一記頭錘。

  石切丸痛呼一聲向後彈開,捂著額頭滾倒在榻榻米上。

  青江也揉著自己的額頭,強笑道:「哈哈!沒想到石切丸的弱點在這裡啊?阿基里斯的額頭?」

  「是你的頭太硬了……」

  石切丸邊說邊滾,滾到離青江一公尺遠才慢慢坐起身。原本就穿得隨便的和服因為滾了兩圈變得更加鬆垮;青江看得愣住,視線不受控制地順著他敞開的衣領,一路從胸膛下滑到腹部。

  「石切丸……」

  你衣服鬆開了。青江叫了他名字後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提醒他,於是咕嘟一聲硬是把下半句話吞回了肚子裡...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中)


  你知不知道我在向你求愛啊。

  那天石切丸在青江耳邊嘆氣,說完還親了他一口。

  接著是怎麼帶稿子回到雜誌社、怎麼校對排版送進印刷廠、怎麼回到自己家洗澡睡覺,青江全都想不起來。

  直到雜誌如期印出來了,一起加班的同事才告訴青江說,那天晚上帶著稿子回到雜誌社的青江君兩頰緋紅眼睛發亮,整個人看起來興奮異常,工作效率前所未有地高漲,同時卻又臉帶詭笑神態痴迷,導致整夜都沒有人敢跟他講上半句話。

  那次之後,石切丸仍然慣性拖稿,也還是喜歡賴著青江要他分享靈感。

  要不是臉上被親那一口的觸感千真萬確,加上當夜社裡同事證言歷歷,石切丸那渾若無事的態度差點要讓青江以為幾個月前的那件事是...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上)

本文為石切丸先生後續。

改了一下標題,請不要擔心光忠的安危(喂)


  「石切丸先生,你在家嗎?」

  青江拜訪石切丸住處時,從來不需要高聲叫喚;有時甚至在他敲門或開口前,耳朵很靈的屋主就趿著木屐來開門了。

  石切丸說是因為青江的靴子走起路來有金屬交擊聲。

  但青江試了幾百次,差點都要跳起踢踏舞了,也沒能聽出自己穿靴子的腳步聲和同事穿皮鞋的有什麼不同。

  「來了來了……你這次也太早了吧?第一個截稿日都還沒到啊。」

  明明才接近黃昏,石切丸卻一臉困倦。青江猜他八成是半夜靈感泉湧一路寫到天亮才睡──或許根本沒睡。

  青江笑嘻嘻地拎高手上的包裹。

  「放心,不是來催稿的,現在是下班時...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石切丸先生(中)


  見他真的開始寫了,青江不敢打擾,以最安靜的方式將自己移動到房間一角,默默守護(監視)著他的作家趕稿。

  沙沙作響的寫字聲非常催眠,老屋裡沉靜的空氣也讓人想睡。青江坐了半小時就陷入恍惚,直到石切丸的聲音喚他回神。

  「青江,能不能幫我看一下,筆尖好像卡住了,寫不出來。」

  「咦,怎麼會……」

  石切丸拿著鋼筆,一臉苦惱地端詳著筆尖,不時捏捏墨膽、輕甩幾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慣用工具出了問題可是會影響寫作進度的。青江手腳並用地湊到桌邊,一句「我看看」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石切丸噗啾一聲用力擠壓墨膽,鋼筆裡殘存的墨水就以完美的角度噴上青江臉頰。

  青江愣了幾秒,直到感覺臉上的墨水開始往下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石切丸先生(上)

  向陽的起居室拉門半敞,庭院裡不住傳來啁啾的鳥鳴聲。採光充足的矮桌上散放著空白稿紙,一旁的鋼筆緊挨墨水瓶放置得妥帖,連筆蓋都未曾打開過。


  好個舒適的夏日午後──不,已經快要進入秋天了。時序即將轉移到令人食欲大開的季節,陽光含蓄溫煦,涼風拂面而來,老房子裡的木造氣味和榻榻米的香味隱約繚繞在鼻間。令古今詩人們深深著迷的季節遞嬗就是由這些微小的感受所串成的吧。

  但青江此刻的心情並不閒適。

  「石切丸先生,您什麼時候才要開始動筆呢?」

  「我真的很想寫,但是怎樣都沒有靈感呢……話說青江你還真有空啊,雜誌社的工作都這麼清閒嗎?」

  看著下半身卡在矮桌裡,上半身卻攤平在榻榻米上的和服男子,青...

1 / 3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