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祕密 II


  「那我帶稿子回去了。」

  青江抱著石切丸交出來的原稿,嘴裡說著告辭,眼裡交雜著喜悅和不敢置信。

  這傢伙……這次居然只拖了兩天。青江懷抱著不管要花多少時間都必須監視石切丸完成工作的決心前來,沒想到一進門,石切丸就告訴他稿子已經寫好了。

  普天同慶啊,薄海歡騰啊,天都還沒黑呢。

  「嗯,快回去吧。」

  青江一拿到稿子就歸心似箭這件事,石切丸也算是習慣了。他送青江到門口,卻見他在玄關站著,一臉若有所思。

  「怎麼了?」石切丸問他。

  「好像有什麼事忘了說……」青江愣愣地自言自語。

  石切丸也不催促,兩手攏在袖子裡等他;半分鐘後,青江就放棄了,看起來有點沮喪。

  「算了,想不起來。」

  「下次想起來再說?」

  「好……那再見。」青江仰頭望向站在架高地板邊緣的石切丸。

  「嗯,快回去吧。好像快下雨了,別淋雨。」

  石切丸微微笑著,斜倚牆壁目送青江離開。





  「啊啊啊……石切丸好冷淡,可憐的小青江……」

  穿著合身白色西服的男人從廚房幽幽地冒出來,左手拎著鞋子,右手捧在胸口,擠眉弄眼,狀甚心痛。石切丸走回起居間盤腿坐下,壓根沒想理他。

  鶴丸揮手把鞋子拋向玄關,也跑進起居室坐了下來。

  「喂喂喂,為什麼青江一來我就得躲起來?弄得好像我才是你情夫一樣。」

  某天,青江破天荒穿著和服去上班,鶴丸一看和服的樣式就認出那是石切丸的舊衣服,問都不必問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手下作家和編輯才剛抽芽的戀情就這麼被他發現了。

  石切丸橫了他一眼。

  「沒把你從圍牆上面丟出去已經很客氣了。」

  鶴丸手一攤。「我這麼不受歡迎啊?」

  「出現的時間不對。」

  「哦……那如果我剛剛不在這裡,你就會把青江留下來嗎?」

  石切丸手摸下巴,眼神有點飄忽。

  「青江很敬業,上班時間要留他很困難。」

  鶴丸觀察著他的態度,突然「啊」地叫出聲音,伸出食指戳向他面前:

  「如果我沒來,你就會把寫好的稿子藏起來,騙青江說還沒寫完,對不對?被我說中了吧?啊啊愈想愈合理,所以你每次都拖稿然後讓青江在你家待到半夜其實是故意的──」

  「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嘛。」

  「不,我覺得你超有可能做出那種事……」鶴丸喃喃說道。

  「怎麼可能嘛。」石切丸瞇眼而笑,重複著同一句話。

  鶴丸嘆了口氣,左右張望了一下,在堆疊的坐墊裡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他從包裡拿出一本薄本子,遞到石切丸面前;石切丸一看封面,臉就黑了一半。

  薄本子的封面設計簡潔,單色套版印著手描的書名──〈奪朱之紫‧他生〉。

  「你看人家寫同人本子的都比你有出息,續作出得比你快。」鶴丸收回薄本子擋著自己下半臉,眼睛笑得都彎了。「這本寫的是夢俱少爺和桐子轉世之後的故事喔。」

  「對對對,轉世之後的兩人名叫夢見和真瑠子。」石切丸從鶴丸手裡抽走那本書,沒頭沒腦地往他頭上左右拍擊。「轉世咧,他生咧,投胎轉世之後還是大正五年而且兩人都已經長到十六七歲到底是怎麼轉的你倒是轉給我看看──」

  「喂喂喂喂沒禮貌!以下犯上喔你!」鶴丸一邊閃躲一邊從石切丸手裡把同人本搶回來。「……原來你看過啦?」

  「沒看過,是青江跟我說的。」石切丸臉色微沉。

  「青江也弄到書了?那他的評語是什麼?」

  曾聽石切丸轉述過青江用了連串成語痛罵這部同人是西貝貨,鶴丸對他會如何評價續作感到非常好奇。

  「他說這本角色個性合理,劇情相對精采;雖然仿作還是要不得,但比第一本好看多了。」

  續作中,真瑠子憶起了前生身為桐子的往事,但轉世後的夢見已忘懷了夢俱少爺的一切。於是真瑠子對夢見展開跟蹤,意外發現了夢見母親外遇的情事。後來夢見注意到真瑠子,前世殘存的記憶讓他強烈地受她吸引;兩人順利交往後,真瑠子卻戒不掉跟蹤和偷窺夢見的習慣。左右為難間,真瑠子意外目擊了夢見母親遭到殺害的兇案現場……待續。

  鶴丸驚訝地張大了眼睛。「咦?啊?這本比較好看啊?哈哈哈哈哈……這可嚇了我一跳,青江的喜好還真是明顯。」

  「高興了吧?被稱讚了。」石切丸沒好聲氣。

  「你在說什麼?」鶴丸歪過頭裝傻。

  石切丸從桌下抽出前作〈奪朱之紫〉拍在桌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本是你寫的。」

  「唉呀被發現我是書迷了好害羞。」鶴丸沒有否認是他寫的。「你怎麼猜到是我?」

  「女主角名字那樣取,也只有你會這麼惡劣了。」石切丸望向屋頂下方的橫樑,神色罕見地有些不自在。

  鶴丸立刻捕捉住那份不自在。「但是這本不是我寫的喔,某個後起之秀繼承了我的意志,沒想到還能得到青江賞識,我實在太開心了。」

  「拿走啦。我不想看。」石切丸揮手,趕蚊子似的。

  「你不想知道是誰寫的嗎?會寫出同人小說,肯定是你的大書迷。」鶴丸拿著薄本子逼近石切丸,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想知道。」

  「別這麼說,其實你很想知道吧。」

  「並不想。」

  「想一下嘛。」

  「你在說什麼,不想就是不想!」石切丸脾氣一下子大起來,手掌往地板一撐,起身從櫥櫃裡拿出一個小手箱塞進鶴丸懷裡,接著抓住他後領,把他整個人從坐墊上拎起來。「東西拿了快回去,當社長的不要在外面鬼混。」

  鶴丸連忙伸手去拿提包,另一手不忘抱緊手箱。

  「那些來參拜的人要是知道好不容易求來的護符是脾氣這麼差的候補神官親手做出來的,一定會嚇哭吧。」

  「我也可以不做啊。」

  鶴丸全身放軟,石切丸索性直接把他拖到走廊。

  「別別別,你不做的話換三日月他們困擾了,你做的護符最有靈力嘛……話說到底是為什麼啊?個性明明那麼差……」

  被一路倒著拖行到玄關,鶴丸總算願意站起來了。他巴著石切丸保持平衡,伸腳去套剛剛自己甩過來的皮鞋。

  「好啦我回去了,承蒙相送,謝謝你百般挽留,但我公事繁忙,不得不告辭。」

  「在講什麼啦,快點開門用自己的腳走出去。」

  穿好了鞋子,鶴丸站在門邊的泥土地上,一臉若有所思。

  「怎麼了?」

  鶴丸仰頭望向站在架高地板邊緣的石切丸。「唔嗯,好像有什麼事忘了說……」

  石切丸怒道:「不准學他!」

  鶴丸「唉唷唉唷」地作勢保護頭臉,發現並未如預期中遭受攻擊,他又故態復萌,大笑著用力拍打石切丸的手臂。

  「你剛才真的太冷淡了,青江這樣仰頭看你,一定是希望你親他一下啊。」

  石切丸臉色更陰鬱了。「親給你偷看?」

  「借看一下有什麼關係,我沒看過石切丸談戀愛。」鶴丸沒有否認偷看。

  「青江被親吻的表情不能讓你看。」

  「啊啊。」鶴丸聞言,又擺出了西子捧心的動作。「多麼細膩的戀愛心思!多麼浪漫的一句話!怎麼會從這張像鬼一樣的臉上說出來呢?真是嚇了我一跳!」

  「你有完沒完。」

  「石切丸,說真的……」鶴丸嘻皮笑臉地湊上前,一點也不怕鬼。「你什麼時候要跟青江承認那件事?」

  「哪件事?」

  「裝傻嗎?你上京之前寫的那個短篇啊。」

  石切丸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喔,那個啊。」

  「青江愛死那篇了,還跟我要去珍藏在抽屜裡。你筆跡挺好認,我猜他早就發現是你寫的了。他那麼喜歡偵探小說,一定很希望你繼續寫吧?你要是肯承認那篇作者就是你,他會很高興的。」

  「我不會承認的,再說他又沒問我。」

  「幹嘛不承認。當年筆名取得很可恥也沒什麼好可恥的啊。不過真的是很可恥。」

  「……問題不在那裡。」

  「不然你直接再寫新的偵探小說?」鶴丸興致高昂。「老是聽他稱讚光忠小子多氣悶啊!拿出實力來,把戀人的感性與理性一口氣佔為己有吧!」

  「不要。」石切丸習慣性地把手臂攏進袖子裡,「聽他提光忠是有點煩,不過我不會再寫偵探小說,當然也不會讓他知道我知道他知道那篇是我寫的。」

  鶴丸被那一串他知道我知道弄得有點混亂。某種野性的直覺提醒他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但無可救藥的好奇心卻如詛咒般讓他開了口:

  「為什麼?」

  石切丸換了換交叉的雙臂,身子一斜,肩膀輕靠上牆壁。他臉上早已沒有任何怒意,迎著鶴丸淡色的眼睛,他露出了非常恬靜的笑容。



  「這樣他才會一直用渴望的眼神看著我啊。」



(完)

薄本子續集是光忠寫的。

评论(29)
热度(121)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