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下班時間(上)

本文為石切丸先生後續。

改了一下標題,請不要擔心光忠的安危(喂)


  「石切丸先生,你在家嗎?」

  青江拜訪石切丸住處時,從來不需要高聲叫喚;有時甚至在他敲門或開口前,耳朵很靈的屋主就趿著木屐來開門了。

  石切丸說是因為青江的靴子走起路來有金屬交擊聲。

  但青江試了幾百次,差點都要跳起踢踏舞了,也沒能聽出自己穿靴子的腳步聲和同事穿皮鞋的有什麼不同。

  「來了來了……你這次也太早了吧?第一個截稿日都還沒到啊。」

  明明才接近黃昏,石切丸卻一臉困倦。青江猜他八成是半夜靈感泉湧一路寫到天亮才睡──或許根本沒睡。

  青江笑嘻嘻地拎高手上的包裹。

  「放心,不是來催稿的,現在是下班時間。我帶了點心來。」

  「你看起來也太開心了。」

  石切丸苦著臉領他進屋。

  看到石切丸桌上散亂的稿紙,青江是真的很開心。

  「看到你認真寫作我當然開心。」

  青江放下包裹,邊哼歌邊把桌上的稿紙整理好,從石切丸的字跡和稿紙的數量來看,他的推測並沒有猜錯。石切丸先生靈感爆發了啊。

  「那我不打擾你寫作了,點心在這邊記得趁新鮮吃──」

  石切丸黑著臉抓住才剛坐下就準備要起身的青江。

  「你坐好,我也下班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一個字都不想再寫了。」

  「唔唔,好好好。」青江乖乖坐回桌前,打開包袱巾,推出一個食盒和幾本書。「那麼就悠閒一點吧。這是燭台切先生親手做的毛豆麻糬,他送了一大堆來給大家吃,還說一定要拿一些來給石切丸先生享用……然後這是社長想要請你簽名的書,有五本,一本珍藏四本送人。」

  「不是下班了嗎?怎麼還在張羅工作的事。」

  「分享點心和幫書迷要簽名不算工作啦。」

  「……書迷?」

  「我們社長呀,他自稱是你的書迷。」

  夢久少爺的色情冒險在轟轟烈烈完結之後打鐵趁熱發行了新書。

  石切丸本以為開始賣書就可以休息一陣子,哪裡知道那個不長進的雜誌社社長居然派青江過來牽著他衣服哭求他立刻開寫新篇,以免斷了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氣勢,連載前三回還要刊登雙倍字數,以牢牢抓住讀者的心──

  「哪來這種沒誠意的書迷,叫鶴丸自己拿來讓我簽。」

  「可是他害羞。」

  「害羞?」那個鶴丸?石切丸眉毛跳了一下。

  「嗯,社長他說『唉呀都這把年紀讀著可愛的族弟寫的小說還會臉紅心跳實在嚇到我了,沒想到那個踩到褲腳跌倒後抓著我哭了好久的小石切丸居然長這麼大了,我好害羞』呢。」

  石切丸聞言臉色更不好了。

  青江摸了摸桌上的茶壺,發現還有點燙手,就幫石切丸把茶杯倒滿,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要先簽還是先吃?」

  「先吃。」

  青江打開食盒,看到盒裡滿滿的綠色團子,忽然顯得有點憂慮:「燭台切先生說這一盒全部給你。但毛豆麻糬不能久放吧?這些會不會太多?」

  「那青江也幫忙吃一點。」

  「我剛剛在社裡已經吃很多了……」

  青江一邊埋怨一邊捏起毛豆麻糬往嘴裡送。燭台切光忠做的毛豆麻糬味道清爽,但再清爽也還是甜食,何況在辦公室裡已經吃了不少……青江慢吞吞地嚼了兩顆就不得不停下來喝茶。

  當他正在考慮要不要幫忙吃第三顆時,石切丸把食盒微微抬起給他看。食盒已經見底,毛豆麻糬只剩下最後兩顆。

  「欸……」居然真的能吃完!而且還吃很快!

  「剩下的一人一顆。」

  石切丸左右手各捏起一顆麻糬,一顆放進自己嘴裡,一顆遞向青江唇邊。青江也只好張嘴吃了。

  「啊,原來這裡有放鹹梅乾,來不及了,都吃完了。」

  「梅乾給我……」

  硬吞下最後一顆麻糬,青江的甜食額度已超過本日──不,這一週的極限。他迫切需要攝取鹹的東西。

  含入梅乾,青江脖子一縮,整張臉皺了起來。梅乾上的鹽分一點一點滲入舌面,他得救似地嘆了口氣,伸手到桌上摸茶杯。

  「吃點東西舒服多了,幫我謝謝光忠。」

  青江舔去嘴唇上的鹽粉,這才發現石切丸看起來比較有精神了。

  「石切丸先生,你跟燭台切先生原本就認識嗎?」

  「唔?認識啊。」

  「果然是這樣!難怪他說這盒麻糬你一定能吃完,你剛剛也直接叫他本名,原來你們早就相熟啊,哈哈哈。」

  談到崇拜的作家,青江臉上閃現出興奮的光澤。

  「也不算相熟啦……」

  不知是不是錯覺,石切丸又變回原先那副懶懶的樣子了。食物帶來的活力未免也消散得太快了點。但青江此時不介意這個,他湊近石切丸:

  「你們怎麼認識的呢?為什麼會認識呢?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的呢?」

  石切丸皺眉:「同樣的話問一次就好吧。你幹嘛不去問光忠。」

  「請告訴我──拜託──」

  青江伸手牽住石切丸衣袖,微駝的背讓他仰望石切丸的角度更加卑屈;瀏海下的眼睛眨了兩下就帶了點水潤,「拜託」的尾音沒拖多長卻輕飄飄地上揚,輕得像是用跳的跳離青江唇間,再跳進石切丸耳裡。

  牽著衣角含淚拜託,完全就是鶴丸叫他來央求開新連載時的那一套。但石切丸就是吃這一套。

  「我們以前有個社團,會開讀書會交換心得,也交換閱讀自己寫的小說。後來各自忙碌就比較沒空聚會了,現在寫的作品題材也不同。」

  「文學社團對吧?你們都讀什麼書?」

  「……黑岩淚香和他翻譯仿作的本子,還有愛倫坡之類的。」

  「黑岩淚香!好好喔!可以跟你聊愛倫坡,好好喔!」

  青江羨慕極了,臉上泛起小小的紅暈。石切丸見狀更加煩悶。他面無表情地朝青江伸出手。

  「鶴丸的書呢?不是要簽名嗎?」

  「這裡這裡。」青江忙把疊放在一旁的新書捧到石切丸面前,順便把食盒收了起來。

  「五本啊……」猜也猜得到鶴丸想把書送到誰手上去,石切丸嘆著氣,旋開鋼筆筆蓋,瞇眼看著筆尖。「署名就簽『給不良老頭鶴丸』好了……青江,你坐那麼遠幹嘛?」

  剛剛還牽著石切丸衣角的青江此刻向後退得老遠,一臉戒備地看著石切丸右手。

  「啊。」順著青江的視線,石切丸望向自己手上的鋼筆,笑道:「不用擔心,不會再噴你墨水了,它今天狀況很好。」

  石切丸輕甩了兩下鋼筆,低頭拿過書,翻來開慢慢簽下名字。石切丸寫字很仔細,就算是瘋狂趕稿的時候,字跡也從來不顯潦草。簽書當然就更加小心,就算是簽給鶴丸,也仍是一筆一劃,用心對待。

  青江看著他伏案簽名的樣子,領口裡的肌膚已經熱成一片。

  上次因為鋼筆噴墨造成的意外讓石切丸得到靈感,下一回連載他寫出來的東西淫靡到青江光是回想就全身冒汗。

  要是歌仙他們知道夢久少爺的「鋼筆」其實是石切丸手上那支,而且自己後來也和依市子一樣弄溼了臉頰和瀏海,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去報警……

  青江心跳如擂鼓,吞了一口口水。想起鋼筆和小說內容的同時,他也想起了那天收稿離開時,石切丸對他做的事和對他說的話。



(待續)

评论(8)
热度(121)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