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二)


 

註:石青現世paro,微靈異題材,石切丸疑似(?)中二病



  青江剛把車停好,還來不及熄火,後座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開門下車奔向事發地點,一頭鑽進路邊樹叢裡。

  樹叢欸,有事嗎?青江索性不下車了,他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對方找東西。

  沒過幾秒,那男人還真的拖出了兩個巨大的行李箱。

  是因為人高大所以行李也相對佔空間嗎?很少看到單身遊客帶那麼大的行李箱,還帶著兩個。話說回來,三更半夜在這種住宅區迷路的旅人也太可疑了吧?

  把行李箱拖出來放到路邊,男人又鑽回樹叢,像是在找些什麼。

  他圓圓的頭和彎彎的背脊在樹叢上緣搖晃著,讓青江聯想到某些宣稱目擊不明生物的模糊照片。

  手機鈴聲響起,青江按下接聽鍵,話筒另一端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

  「青江你這混帳!幹嘛不接我電話!」

  他把手機拿遠了點。

  「我正在目擊人形町水怪,你要看照片嗎?」

  「……啥?」一向自詡風雅的友人以極為不雅的語氣發出質疑。

  「歌仙,這麼晚還不睡,皮膚會變差的。」

  「你以為是誰害我晚睡的?話說你現在在哪,人形町?在你家附近了?」

  「嗯,開車出來買消夜啊,現在要回去了……對了,我今晚可能有客人留宿。」

  「客人?三更半夜的怎麼突然有客人?是誰?」

  從接通電話開始就不斷堆積的問號快要從話筒另一端溢過來了。一著急就會問句連發是歌仙的老習慣,青江很擅長應付他這點。

  「唉呀,就是我不小心撞倒一個人,其實也沒撞到,但是他倒了。總之既然他倒在我車子前面而且看到我的臉和車牌,我至少得負起道義責任。他今晚應該沒地方住,那我只好收留他一晚。放心吧,他看起來還滿老實的。」

  「等等等等,不用去醫院嗎?」

  「應該不用……」

  遠遠看著那人一手就提起兩個行李箱,另一手把不知什麼長型物體扛在肩上,以一種即將出發到隕石上去鑽孔裝炸彈的態勢緩步走來,青江驚嘆道:「他行動自如四肢安好還兼骨骼健壯,而且力氣可大了……」

  「你這樣帶陌生人回家可以嗎?」

  青江低頭輕笑了一聲。

  「哪裡都一樣吧,對我來說,陌生人和熟人沒什麼不同,家裡和路邊也沒什麼不同。」

  歌仙沉默了一下才接腔。

  「我明天早上回關東,會先過去你那裡。」

  「歌仙好棒,那麼我也會加油。如果他是壞人,我會掙扎抵抗到明天早上,絕不會輕易被殺死的。明天見,拜啦!」

  青江把手機拿得更遠了些,含笑聽完歌仙爆的一連串粗口之後才切斷電話。

  放下手機抬起頭,那個男人已經拿著全部家當走回車子前面了。

  走得還真慢啊。青江打開車窗,這時才看清楚對方扛在肩上的長型物品長什麼樣子。

  那是一把白色的大太刀。

  靠,說什麼迷路的旅客,這傢伙怎麼看都是中二青少年離家出走嘛!還把心愛的大道具帶在身上,夠了唷!難怪會三更半夜在路上徘徊沒地方住,有夠中二的!而且顯然超齡了!中二的兩倍,兩倍中二!

  不知道青江正在腦中進行激烈的吐槽,男人一臉迷惑地隔著擋風玻璃看他。

  「你怎麼還在?」

  青江回過神來。這句話的意思是他早就可以走了嗎?

  「唔?我在等你。」


  男人微微垂下眼皮,神情因此顯得十分溫順。

  「對了,弄壞你的車子,我很抱歉,不過這是因為你朝我加速才會這樣。」

  車子怎麼了?開起來並沒有異狀……啊啊,這傢伙腦子沒問題吧?青江的頭痛了起來,他擔心地看著男人那張其實頗合他喜好的娃娃臉。

  難道他認為是他身上外放的某種罡氣或是結界或是黑龍波之類的東西阻擋了車禍不成?聽說中二病都這樣的,有的還在右眼裡藏著邪惡的祕密呢。

  「那個……你還好嗎?」青江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很好。」

  因為得到意料之外的關心,男人的表情比剛才更加迷惘了;他回答青江時,右手無意識地握緊了肩上那把白色的刀。

  注意到這個小動作,青江朝他露出微笑,拉開了前座的車門。

  「你今天沒地方住吧?現在也沒有電車了,不介意的話,可以在我家過一晚。」

  男人意外地沒有推辭。

  「謝謝,那就麻煩你了。」

  青江下車幫忙他把行李塞進後車廂,那把大太刀還得斜著才能放進後座;青江很慶幸他沒有堅持必須刀不離身,要是那樣就真的病太重了。

  「請問怎麼稱呼?」

  「三……」男人頓了一下,改口道:「石切丸。」

  那微妙的停頓讓青江緊張了一下。

  要是他說出的是「闇雲烈焰聖火使」或「金銅色教皇」之類的名字,那還真不知該怎麼反應才好。

  他絕對有所隱暪,但至少石切丸這個名字聽起來相對普通。

  「石切丸啊?好名字,在下青江是也。」

  「……在下?」石切丸微微皺眉。

  「青江是也。」

  青江微笑重複了一次,一邊發動車子。蒼白的路燈下,小小的二手車緩慢滑向夜色之中。

  「石切丸從哪裡來的呢?到東京幾天了?」

  處於驚弓之鳥狀態下的青江車速很慢,為了避免打瞌睡,他試圖和石切丸進行一般的對話。

  但石切丸沒有回答,還丟出了別的問題:

  「青江還是學生吧?學生可以留這麼長的頭髮嗎?」

  「我是社會人了喔。也有考到駕照。」

  石切丸聞言安靜了一會兒,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

  「……你為什麼要遮住右眼?」

  「沒什麼,習慣旁分,留長就遮住了。」

  「這樣啊……」

  話說到這裡,青江敏銳地發現對方語氣充滿了遲疑;石切丸高大的身子雖然幾乎塞滿前座,卻在此時艱困地向外側挪了一點。

  青江連忙大聲說道:

  「喂!你挪遠做什麼?沒有喔!我沒有中二病!剛剛那個『在下』『是也』是在配合你!我上班的地方可以留長髮,我的右眼是普通的眼睛,超普通的,可不是真龍邪眼或灼燒光波什麼的──」

  「哈哈哈哈,灼燒光波。」

  石切丸瞇起眼睛笑了。聽見他的笑聲,青江不知怎地有點氣急敗壞,他努力控制著車速,回嘴道:

  「笑什麼!我都沒笑你帶那把蘇到爆的大太刀出門了!」

  原本只是輕笑的石切丸聽見這句話,笑到牙齒都露了出來。他看著路旁的樹叢。

  「青江,現在路邊有幽靈嗎?」

  「欵?」青江一愣。

  他開車一向不敢往路邊看,特別是路燈下和樹影裡。但無論他再怎麼閃避,眼角餘光總是會瞄到幾個影子。現在石切丸一提,他才發現這一路上他什麼也沒看見。

  對……嚴格來說,從他「撞到」石切丸開始,以前那些必須拚命裝作沒看見的東西,真的一個影兒都沒看見了。

  「為……為什麼……」

  石切丸收起笑容,向後靠在椅背上,一邊伸展脖子一邊說話,聲音很慵懶。

  「能讓我帶著這把神劍去住你家,算起來是你賺到喔。」

  神──神劍咧!這傢伙果然有中二病!

  青江耳朵微熱,吐槽的欲望塞滿胸口,但他還是聽見了自己心臟怦怦加速的跳動聲。

  他瞥了一眼儀表板上的時間,數字顯示兩點零三分。

  發生了那麼多事都還沒過半夜呢,可真是刺激的一晚。

 


(待續)


评论(8)
热度(89)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