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一)

 

註:石青現世paro,微靈異題材




  猛然接近的車燈照得石切丸睜不開眼。 

  尖銳的煞車聲刺進耳膜,在意識到「會被撞上」的瞬間,他伸手按住了準肇事車輛的保險桿。 

  車子完全停住時,石切丸也倒了下來。 

  他幾乎是一觸地就失去了意識,只有汽車駕駛急忙下車的腳步聲和駕駛座上瘋狂作響的手機鈴聲陪著他一起被捲入黑暗的漩渦。 

   
     ◇     ◇     ◇     ◇     ◇ 


  青江額上背上全是汗,雙手抖得幾乎握不住方向盤。幸好現在是深夜,路上沒人也沒車,像他這樣慢吞吞兼晃悠悠地開了一大段路,也沒出什麼狀況。 

  寧靜如水的夏日夜晚,暈黃路燈照著空無一人的柏油路面,這幅景象總能讓青江心情平靜。 

  但今晚不一樣。 

  因為──因為被他塞進後座的那個傢伙。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在緊要關頭鬧出這種事……青江呼吸急促起來,雙手抖得更厲害,心跳到疼痛的地步。 

  發現自己的狀況已經惡化到無法繼續開車,他一邊調整呼吸,一邊慢慢把車子滑到路邊停好。 

  深呼吸,慢慢地,吸氣,吐氣。沒事,小事情,不會怎樣的,不過就是可能撞到人,那個人大概昏倒了,現在還在自己車上而已嘛。振作點啊青江貞次,這種小事不會死人的…… 

  想到「不會死人」時,爆炸般的荒謬感瞬間讓青江噴笑出聲。 

  「啊哈哈哈哈哈!白痴啊?誰不會死?我嗎?我不會死嗎?哈哈哈哈……」 

  「好吵。」 

  後座傳來的抱怨聲讓青江嚇直了背脊。 

  他一口氣憋在胸前,像個壞掉的發條玩具般卡達卡達向左轉身,鼓足勇氣望向這一路都不敢望上一眼的後座。 

  被他撞倒又被他搬上車的男人已經坐起來了。 

  這個男人個子很高,青江花了相當大的力氣才勉強把他以彆扭的躺姿塞進後座,而他現在即使坐起來也還是卡得很辛苦,畢竟青江開的車子並不特別寬敞。 

  「欸……嘿嘿嘿……」 

  看著對方的臉,青江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但又覺得應該做點回應。於是他張開嘴,延續先前瀕臨崩潰的情緒,發出了無意義的乾笑聲。 

  「笑什麼?」 

  「呃,沒什麼……」 

  對方明顯不善的表情和聲調讓青江噎了一下。他用力眨眨眼睛,慢慢收攏心神,專心與眼前這人互瞪。 

  跟高大的身形相比,這人有一張明顯偏圓的臉,搭配齊瀏海和收進頰邊的娃娃頭,青江一時之間想不到「可愛」以外的形容詞。 

  ──可愛嗎?察覺自己似乎已能感知到恐懼和慌亂以外的情緒,青江覺得很不可思議。和這個陌生人處於如此尷尬的情況,他卻因此放鬆下來了。 

  他不必一個人在夜半的車裡崩潰,這裡有個高大的傢伙正在跟自己講話。 

  對方可愛的臉看起來狼狽又憤怒。而不管是狼狽或憤怒,都讓他看起來生氣勃勃,千真萬確是──活著的。 

  對,還活著呢,不會死的。 

  青江嘴角一抽,又想笑了。在他發出笑聲前,對方陰沉的嗓音搶先一步響起: 

  「你想把我載去哪裡棄屍?」 

  「你又沒死!」 

  「是沒死,那你把我塞進車裡幹嘛?」 

  青江咕嘟一聲吞了一口口水,這才發現自己還真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事發當下他驚嚇過度,下車和拖人上車都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等他能夠思考時,已經開車上路蛇行好一陣子了。 

  總之……總之先冷靜下來。 

  青江盯著對方如火焰般燃燒的眼神,很快就回想起驚恐中發生的一切,自我防衛的機制也立刻開始運轉。 

  「我沒撞到你,你是自己倒下來的。想用假車禍詐欺只怕是白費工夫,我有行車記錄器,可以證明我在撞到你之前就停下來了。要是真被我撞到,你不會只是倒在車子前面。你可能有一點擦傷或瘀傷,但那是你自己倒下來時弄傷的──」 

  「你撞我。」 

  對方只用一句話就掐死了青江滔滔江水般的長篇辯駁。那低沉的聲音讓青江又是一噎,好不容易才鼓起的氣勢一下子煙消雲散。 

  他虛弱地掙扎著:「我……我真的沒撞到你。」 

  「你明明看到我在路上,卻朝我加速了。」 

  「我沒有,是你突然衝過來——」 

  「打開你的行車記錄器,看看是誰衝過來。」 

  「……」 

  「打開,現在。」 

  對方的執拗讓青江難以繼續逞強,他肩膀垂了下來。 

  「……對不起,我……我後來拚命踩煞車,也煞住了──」 

  「我知道,我聽見了煞車聲。」 

  「所以說我不是故意要──」 

  「那你為什麼朝我加速?」 

  啊啊,這傢伙真的很固執,而且一不爽就會打斷別人正在說的話。青江伸手抹臉,抹到一手的汗。 

  「說啊,既然煞車了,為什麼一開始要朝我加速?」 

  「因為我以為你……不是人。」 

  見對方臉色驟變,青江連忙解釋:「你可能不相信,但我看得見幽靈,真的,它們最喜歡聚集在路燈下的樹影裡,就是你剛才站的地方。三更半夜的,你從那種地方搖搖晃晃走出來,我就以為你是……」 

  「加速就能撞死幽靈嗎?」 

  「我沒有要撞你!」青江急得捶了一下方向盤。「我只是……不能讓那些東西知道我看得見,不然它們會聚過來,一直跟著我,怎麼也不肯離開……所以不管看到什麼,都必須裝作沒看見,裝作那裡什麼也沒有……」 

  說到這裡,青江鬱悶地別開臉,再怎麼不願意,聲音也還是抖了起來。 

  「你好像很害怕。」 

  對方聲音涼得像水,剛才那火焚般的怒意似乎已完全消失了。青江忍不住又抬頭看他。 

  他的表情也涼得像水。 

  青江看著那張臉發傻,覺得很神奇。眼前這個人頭髮亂蓬蓬,滿身的塵土,頰上有擦傷,額上還掛著可愛的齊瀏海;莫名其妙衝出來倒在路上,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但青江感覺到自己的恐慌和驚懼都在那如水的嗓音和注視下得到了安撫。 

  沒聽見回答,男人又問了一次:「你很害怕?」 

  「……當然怕。」青江小聲承認。 

  「嗯,不過我不是幽靈,是人呢。被你撞到的話真的會死的。」 

  結果還是要糾纏這件事嗎?青江無力地癱倒在駕駛座上,自暴自棄起來。 

  「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朝你加速是我的錯,你的醫藥費我會負責,後續想要怎樣我也會配合,但我身上沒什麼錢,車子也是二手的,現在唯一能用來賠償你的就只有我的身體了,不過我的身體你會中意嗎--」 

  「不用醫藥費,我沒受傷。」 

  那聲音裡隱約帶著的笑意讓青江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他看著對方微瞇的眼睛,吶吶地問道: 

  「那……那你要怎樣?」 

  「請你載我回去那個路口,幸運的話,我的行李應該還在路邊。」 

  「欸……行李?」青江一愣。 

  青江的反應讓對方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並不由衷,甚至還帶點惡意。 

  「對呀,行李,一個無辜旅客迷路到半夜莫名其妙被車子撞倒還差點被載走棄屍因而遺落在路邊的行李。」 

  「我我我真的沒撞你……」也沒有想要棄屍。 

  青江微弱的反駁此時已毫無一點底氣了。 



(待續)

评论(5)
热度(116)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