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刀劍同人文,石青為主。
不過我什麼都能吃 (๑´ㅂ`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石切丸先生(中)


  見他真的開始寫了,青江不敢打擾,以最安靜的方式將自己移動到房間一角,默默守護(監視)著他的作家趕稿。

  沙沙作響的寫字聲非常催眠,老屋裡沉靜的空氣也讓人想睡。青江坐了半小時就陷入恍惚,直到石切丸的聲音喚他回神。

  「青江,能不能幫我看一下,筆尖好像卡住了,寫不出來。」

  「咦,怎麼會……」

  石切丸拿著鋼筆,一臉苦惱地端詳著筆尖,不時捏捏墨膽、輕甩幾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慣用工具出了問題可是會影響寫作進度的。青江手腳並用地湊到桌邊,一句「我看看」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石切丸噗啾一聲用力擠壓墨膽,鋼筆裡殘存的墨水就以完美的角度噴上青江臉頰。

  青江愣了幾秒,直到感覺臉上的墨水開始往下滑...

[石青][大正風味paro] 石切丸先生(上)

  向陽的起居室拉門半敞,庭院裡不住傳來啁啾的鳥鳴聲。採光充足的矮桌上散放著空白稿紙,一旁的鋼筆緊挨墨水瓶放置得妥帖,連筆蓋都未曾打開過。


  好個舒適的夏日午後──不,已經快要進入秋天了。時序即將轉移到令人食欲大開的季節,陽光含蓄溫煦,涼風拂面而來,老房子裡的木造氣味和榻榻米的香味隱約繚繞在鼻間。令古今詩人們深深著迷的季節遞嬗就是由這些微小的感受所串成的吧。

  但青江此刻的心情並不閒適。

  「石切丸先生,您什麼時候才要開始動筆呢?」

  「我真的很想寫,但是怎樣都沒有靈感呢……話說青江你還真有空啊,雜誌社的工作都這麼清閒嗎?」

  看著下半身卡在矮桌裡,上半身卻攤平在榻榻米上的和服男子...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五)


  走回屋裡,冷氣造成的溫差讓青江一進門就打了個噴嚏。他揉揉鼻子,望向捲在棉被中的石切丸,說了句:「我朋友回去了。」

  石切丸動也沒動一下。青江又說道:

  「好了,不用再裝睡,起來吧。」

  石切丸還是沒動。青江揉揉鼻子,走近床邊看了一下,才發現石切丸真的沒在裝。他呼吸平穩、鼻息酣甜,顯然睡得正香。

  青江不由得佩服起來。

  發生了那種事,還能這麼安穩地一路睡到太陽曬屁股──等等,吸血鬼是怎樣的?不會怕太陽光嗎?

  青江猶豫著是否要去把半掩的窗簾拉上。

  門邊那一大包垃圾裡混雜著兩人的嘔吐物和情急之下充作抹布的床單。可燃垃圾收集日在明天,最快也得等到今天午夜才能把它拿下樓。

  想到它還得待在屋裡...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四)

  那一瞬間,青江很訝異石切丸沒有來扳自己覆在頸間的手。他有那麼大的力氣,但除了壓制之外竟然沒有動粗──

  他只是伏低下來,張口咬住青江的肩膀。

  青江倒抽了一口氣。

  他以為會很痛。那兩對觸目驚心的獠牙的確戳開了他的皮膚挖進肉裡,但實際上他並沒有意識到疼痛。利牙擠進血肉之間那微妙的痠脹感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舒服的。

  青江意識迷離,恍恍惚惚地想起了以前歌仙帶他去針灸的事。那時也是像現在這樣,醫生把一支支鋼針插到他身上,從視覺到觸覺都鮮明地經驗到有異物入侵體內,但卻一點也不痛。

  嵌進肩膀的利牙咬出所需深度後很快就向外抽離。雖然拔.出來跟插進去一樣不感疼痛,青江還是悶哼了一聲。與此同時,他隱約...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三)

再次取得被瞬間屏蔽的成就,我差點以為半夜貼了文是我作夢 ODO

真的沒什麼值得被屏蔽的情節,還是請各位往這邊走: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三)

很想要石青娃娃所以這兩天不務正業 (๑´ㅂ`๑)

先做石切丸,途中遭遇大危機,
肚子塞得太圓,衣服前後片無法縫合,
最後在褲腰加延長帶,狩衣兩側也多縫兩片布,
總算讓石切丸免於把狩衣穿成緊身衣的窘境(喘)


再來縫青江,有石切丸的前車之鑑,
剪布時刻意剪得苗條一點,至少沒有圓肚子,
但因為草稿跟石切丸是相同體型(石切丸放大110%),
身體塞好棉花後也一度面臨緊身衣危機--

但這可是青江啊,青江愛穿多緊都沒問題 XD

縫好青江時遊戲裡青江也修行回來了,
紙門後的王子剪影真是超棒  (๑´ㅂ`๑)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二)



註:石青現世paro,微靈異題材,石切丸疑似(?)中二病



  青江剛把車停好,還來不及熄火,後座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開門下車奔向事發地點,一頭鑽進路邊樹叢裡。

  樹叢欸,有事嗎?青江索性不下車了,他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對方找東西。

  沒過幾秒,那男人還真的拖出了兩個巨大的行李箱。

  是因為人高大所以行李也相對佔空間嗎?很少看到單身遊客帶那麼大的行李箱,還帶著兩個。話說回來,三更半夜在這種住宅區迷路的旅人也太可疑了吧?

  把行李箱拖出來放到路邊,男人又鑽回樹叢,像是在找些什麼。

  他圓圓的頭和彎彎的背脊在樹叢上緣搖晃著,讓青江聯想到某些宣稱目擊不明生物...

#踅踅唸

好喜歡青江喔,有多喜歡?
就算是自己畫的也喜歡,有這麼喜歡 XDDDDD

這是八月CWT46出的石青本封面。
我好喜歡青江--(要說幾次!)

[石青] 傳說終末


  只有兩個人的遠征充滿了汗水和喘息,一點也不輕鬆愉快。

  去程帶著沉重的便當,回程帶著收集到的資材,加上負重之後,脇差自豪的機動能力根本派不上用場,而平時總是慢吞吞的神劍大人偏不知為何邁著大步拚命趕路。

  「快一點啊青江。」

  石切丸站在前方的斜坡上揮手催促。

  「哼,快什麼,男人最忌快了……」

  「喔?那我肯定是男人中的男人。」

  「你你你你神劍能說這種話嗎──」

  也太愛說這句話了吧,對神劍到底懷抱著什麼想像?石切丸歪過頭看著臉色大變的青江,輕描淡寫地回道:

  「因為我很慢呀。」

  「是……是啦,你很慢你最慢,你把我扛的這些拿去再來說你很慢吧……」

  「一人一半很公平喔。」

  「便當也是...

[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一)

 

註:石青現世paro,微靈異題材



  猛然接近的車燈照得石切丸睜不開眼。 

  尖銳的煞車聲刺進耳膜,在意識到「會被撞上」的瞬間,他伸手按住了準肇事車輛的保險桿。 

  車子完全停住時,石切丸也倒了下來。 

  他幾乎是一觸地就失去了意識,只有汽車駕駛急忙下車的腳步聲和駕駛座上瘋狂作響的手機鈴聲陪著他一起被捲入黑暗的漩渦。 

   
     ◇     ◇     ◇     ◇     ◇

  青江額上背上全是汗,雙手抖得幾乎握不住方向盤。幸好現在是深夜,路上沒人也沒車,像他這樣慢吞吞兼晃悠悠地開了一大段路,也沒...

© Beck | Powered by LOFTER